首頁 » 專家:人類想要在太空完成「親密行為」,或者將其綁在牆上

專家:人類想要在太空完成「親密行為」,或者將其綁在牆上
2022/02/09
2022/02/09

關于人類在太空中是否能通過自然方式來解決男女之間的親密的負距離之事一直是個熱門話題,儘管NASA與俄羅斯都在官方層面否認了曾發生過類似的行為,但科學家對此非常感興趣,因為科學家一直都認為人類的未來在太空,這是一個必須要解決的問題!

為何人類男女在太空興趣索然?

德國宇航員烏爾裡希·沃爾特(Ulrich Walter)寫了一本名為「Höllenritt durch Raum und Zeit(穿越時空的地獄之旅)」的書,敘述了他的宇航生涯,其中有聊到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關于在太空丁丁起立的事情。

烏爾裡希·漢斯·沃爾特

烏爾裡希·沃爾特稱他在STS-55任務期間(1993年4月26日,哥倫比亞號太空梭)在太空呆了9天23小時40分鐘,據他稱在這差不多十天的時間裡,腦袋中沒啥想法,似乎「興趣索然」,但他同時稱回到地面後不久又恢復了「生機」。

太空生活為何會讓人「失去想法」?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原因則是太空特殊的失重環境,因為航天器在以7.7千米/秒的速度環繞地球飛行,其繞行的速度產生的「離心力」與重力抵消,因此在空間站或者太空梭以及飛船內都是失重的。

而自生命誕生開始就在重力環境下生存,而人體也早已被一個g的重力環境所量身打造,比如大腦需要大量的血液供應,又要環顧周圍保持警惕,因此處在人體最高但卻也離心臟比較近的位置,而四肢需要逃跑,迸發強勁的力量,因此血液供應也會重力原因所兼顧。

但到了失重環境後一切都不一樣了,心臟會向供血最直接的位置大量泵血,而四肢在最遠處,則會因距離太遠而供血減少。

這不僅帶來了浮腫的問題,還有另一個更嚴重的問題,大腦和人體內臟都分佈在上半身,「它們」覺得血液太多了,就會啟動身體調節機制減少體液含量,比如排尿,造血功能被抑制等等,因此會發生貧血以及一系列血液減少的問題。

而大家的小兄弟正是位于下半身,想要「起立致敬」,那麼需要「充入」大量的血液,而此時下半身的血液正是「稀缺」之物,因此會遭遇一系列的難題,當然也不是說絕對「無法起立」,而是「性/趣盎然」的時候要比地面少得多。

科學家建議:像海豚一樣親密或將伴侶粘在牆上

關于下半身「缺血」的問題,科學家開發出了負壓褲,把上半身的血液吸下來,以維持體液平衡,當然這是物理治療,另外還有藥物調節,總歸不能讓宇航員「貧血」是吧,這個問題解決之後,另一個問題開始顯現出來。

這個男女之間的親密行為是雙方互動的,而在失重的環境下每一個動作都會帶來反作用力,所以還沒開始行動,雙方就會因為「相互作用力」跑開很遠了,因此科學家提出了幾個方法,比如用束縛帶將其綁起來。

關于這個操作,美國作家萬娜·邦塔曾經發明過一種twosuit的服裝,衣服上幾個位置都貼上了魔術貼,在雙方貼近後將會「粘」在一起,2008年9月13日萬娜·邦塔和丈夫在歐洲零重力飛機上做了測試,效果似乎不佳。

首先是零重力飛機的失重時間太短,無法操作,另一個則是雙方的親密行為需要肌膚之親,隔著衣服實在不是什麼好主意。

科學家的建議:不妨學習海豚或者綁在牆上

還有一些科幻片中也有「現場演示」,當然那只是人類想象的在失重環境下的傳統行為,而科學家們的想法則明顯要超前很多,比如德國宇航員烏爾裡希·沃爾特(Ulrich Walter)(前文的大神)就建議大家向海豚學習。

他曾正兒八經的在德國公共廣播公司(NDR)的節目中建議人類使用海豚的「第三者打輔助」方式,他認為兩個人操作實在太困難,因此必須要有第三人輔助,關于這打輔助的方式,法國一位作家也曾表示NASA曾經測試過。

2007年5月份,英國《衛報》上發表了一篇報導稱法國著名科學作家皮埃爾·科勒(Pierre Kohler)在《最終任務:和平號:人類歷險記》中描述,NASA和俄羅斯宇航局都完成了太空夫妻關係實驗!

不過他列出的是1996年的代號為STS-75的太空梭任務,結果那次任務中所有成員都是男人,因此這個謠言就不攻自破了,不過他說的另一個事情可能是真的:

皮埃爾·科勒稱電腦類比了20個體位,但比較好的體驗只有10個,而在這10個體位中,不需要「外部協助」的情況下只有4個體位,其他6個則需要束縛帶或者一個充氣的隧道才能完成

外部輔助,可以用束縛帶,也可以是人,不過正常人都不太可能去選擇需要打輔助的方式,畢竟這是在有些超出我們所能承受的底線。

貼牆上的主意不錯

科學家腦袋是很靈光的,貼牆上這種方式就能部分或者大部分解決這個比較麻煩的問題,只是這個行為可能就會變得有些怪異,讓人看不出究竟是自己意願還是被強迫。

就是太空失重而已,本來還想著一些詩情畫意的畫面,怎麼畫風就急轉直下,變得那麼麻煩呢?

海豚群體中年輕的雄性會組團去圍追堵截雌性海豚,一旦被圍在中間,雄性海豚會衝撞甚至「撕咬」逼迫對方就范,而其它雄性海豚則在衝撞中無意間完成了「打輔助」的工作。

海豚的智商甚至可能比黑猩猩都要高一些,假如某一天它們真的發展成一種文明,不知道是否還會延續這一種傳統,畢竟站在文明的角度來看,這絕對是一種「令人不齒」的行為,但對于動物來說,這根本就沒啥問題,延續自己的種群更重要。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