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科學家:達爾文或錯了,人類演化並非隨機,可能朝著確定方向

科學家:達爾文或錯了,人類演化並非隨機,可能朝著確定方向
2022/02/19
2022/02/19

查理斯·達爾文在1859年出版的《物種起源》一書中提出了自然選擇論,描述了生物體如何通過遺傳物理或行為特徵而代代相傳,其大量觀察得到科學證據表明物種演化過程。

物種會因適應環境變化的特徵而產生變化,最終適應環境的個體將會獲得生存機會而擁有更多的後代,從而將種群擴大,物種得到延續!但科學家在非洲的一項研究卻發現,生命似乎正在有目的性的演化,達爾文的演化理論或者是錯了。

達爾文:演化論從懷疑到現代進化論

自然選擇是達爾文「進化論」(演化論表述更精確)的中心思想,而從達爾文在1831年12月27日~1836年10月2日跟隨貝格爾號的環球航行中的加拉帕戈斯群島之行,對達爾文演化論思想的形成影響極大!

當貝格爾號到達加拉帕戈斯群島時,他的注意力被當地的一種嘲鶇(鳥)給吸引了,因為達爾文發現,這種鳥在外觀上非常相似,比如伊莎貝拉島、聖克裡斯托巴爾島和聖瑪麗亞島和南美大陸上的嘲鶇相似度比較高,但個體上又存在很大的差異。

不過可惜的是當時達爾文在採集這些標本時沒有標注採集地,這給標本整理產生了極大的障礙,但這並不妨礙著名鳥類學家、傑出的鳥類畫師約翰·古爾德(John Gould)對達爾文帶回的這些鳥進行研究。

這些鳥分屬13個物種,除了鳥喙不一樣外,其它部位都非常接近,在古爾德的建議下,達爾文重新整理了標本,並根據日記核實自己採集地,最終他只在《貝格爾號環球旅行記》(The Voyage of the Beagle)當中描述了這些鳥及它們大小差異懸殊的喙。

這些鳥類在達爾文形成《物種起源》中將神創論轉變為自然選擇產生了重大作用,當然這並非決定性的,亞爾佛德·羅素·華萊士也在進化論上起到了相當關鍵的作用,其提出的兩個觀點很快就被科學界所接受:

1、物種是可變的,生物一直都在變化 2、自然選擇是生物進化的動力

19世紀中葉,隨著科學技術的進步,科學家對神創論早已提出了懷疑,其他理論比如智慧設計論、不變論和活力論以及拉馬克主義(用進廢退論)都無法科學的解決疑問,沒有一個合適的理論來代替這些理論,因此《物種起源》發行後得到了科學家的廣泛接受。

其中最關鍵的一點就是自然選擇,物種的演化是無規律的,最終代替物種選擇的是自然界而並非人類。到了1930年代後,達爾文自然選擇與孟德爾遺傳合而為一,形成了現代綜合理論。繁殖中的遺傳漂變會使性狀在種群中的所占比例產生一些連續、微小且隨機的變化,而自然選擇則物種有利于生存與繁殖的遺傳性狀變得更為普遍,並使有害的性狀變得稀有繼而滅絕。

從孟德爾的碗豆雜交實驗

此後科學家們建構數學及理論生物學和生物學理論,使用觀測得來的資料,並在生境和實驗室進行實驗,以研究進化生物學的不同范疇,從而形成了現代演化論。

達爾文錯了?非洲案例讓人驚訝!

一直以來,隨機變化加上自然選擇成了眼袋演化論的基石,但到最近,這個延續了100多年的理論可能要做一個修正了,以色列海法大學的研究人員在人類血紅蛋白 S (HbS) 突變中發現變化不是隨機的,具有這種突變的人對瘧疾有額外的保護。

研究人員獲得了來自非洲和歐洲捐贈者的精子細胞中相同的血紅蛋白S(HbS)突變位點,這個點位突變在非洲很常見,而且非洲人的整體點突變率明顯高于歐洲人,並且以20A的速度遠高于突變類型的全基因組平均值。

該研究的主要作者 Adi Livnat 教授稱:

「我們假設進化受到兩種資訊來源的影響:自然選擇的外部資訊,以及通過世代在基因組中積累並影響突變起源的內部資訊」

「結果表明,血紅蛋白S (HbS)突變不是隨機產生的,而是優先起源于基因和具有適應性意義的人群中」

教授稱,從自然選擇論角度出發,鷹長出銳利的眼睛,以幫助尋找獵物很容易理解,但極其細微的變化是否會累積形成巨觀演變,甚至到達極其復雜的程度,這是一個非常值得懷疑的理論。

Livnat教授稱某些突變可以不經過父母任何一方,而直接傳達給後代,通過幾代人在基因組中積累的復雜資訊會影響突變,突變特異性起源率可以長期回應特定的環境壓力。突變可能在進化過程中非隨機產生,並且不是以前設想的方式。

而來自迦納的專家也認為這項新研究可能將被認為是人類基因「非隨機突變」的第一個證據!更準確的說,Livnat教授可能並不是第一個發現這種變化的科學家,因為在2020年澳大利亞學者的一項研究發現,人類手臂中額外血管的增加速度令人驚訝。

阿德萊德弗林德斯大學的Teghan Lucas博士以及阿德萊德大學的Maciej Henneberg教授和Jaliya Kumaratilake博士的一項共同研究顯示,人類前臂中多處了一條本該在妊娠期末期就應該消失的血管。

這條血管的功能是向前臂和手部供應血液,但出生前就會消失,功能被橈動脈和尺動脈代替,這在100多年前的屍體解剖記錄中普遍都是這個資料,100多年來手臂中殘留這條血管的比例越來越高。

比如在19世紀80年代時發生率大約只有10%,但到了二十世紀末期出生的人身上,這個比例達到了30%,預計到本世紀末,擁有這條血管的人將會達到60%~80%,這條血管並不足以形成演化優勢,也沒有所謂的自然選擇,但它發生了,盧卡斯博士稱這項研究表明,人類演化的速度比過去250年中的任何時候都快。

或者有其他尚未發現的演化機制在影響著人類的進化,當然這些好的變化大家都歡迎,有誰不願意自己有一個更健康更強壯的身體呢?

搶先看最新趣聞請贊下面專頁

用戶評論